poison鹙蚀

cn鹙蚀 本命团兵闪厨三日鹤厨峯秀厨叶蓝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 六月考完拔草

没带板子。
最近报志愿好槽心

【正确的KADO】与你相遇,为吾之幸也

●被第十话的刀子虐惨了,心疼nina
●自娱自乐产物,撒糖
●假设了一种结果肯定与官方的神展开不符
●nina是天使对不对!!!(大喊三声)
●食用愉快

    距离扎修尼纳离开地球已过数月,在异方人看来,地球的计时只是顷刻之间。真道等人阻止了扎修尼纳的行动,即得到宇宙与人类间的唯一正解。人类当然没有被带到异方,而扎修尼纳也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。

    异方人突如其来的来,默无声息的走,在快节奏的大都市,人们习以为常这种事情的发生,只是把它当做一个超乎现实的科幻剧。毕竟,活在当下,还是要把眼前的事做好啊。

    工作日复一日的继续,真道也很好的履行着身为外交官的本职。只是,没有了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扎修尼纳,难免觉得不习惯。

    他不必总是给他解释对他而言的新事物,解答他对人类世界的疑惑问题,倾听他的想法,甚至是穿梭在大街小巷带他认识世界。

    这些都在他离开后终结了,一切又回归了以前,一丝不苟的工作,难得的周末与友人在酒馆的消遣,空闲时偶尔到母亲的店内看看,问候一番,吃上一碗热乎乎的乌冬面……

    不断的重复,这样的生活,平淡,又难免有些……无趣?

    无趣吗?这不正是自己所向往的吗?恪尽职守的工作,未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,平静的过完一生。

    真道在心里这样问自己。直到被一声猫叫打断了思绪。

    “喵——”

    猫咪乖巧的坐在小路中央,由于在外流浪的关系,毛色变得灰扑扑的。少有的暗红双眸,真道看到后,脑中不由自主浮现了某人的身影。

    “名……”不禁念出了那人的名字。

    猫咪像听懂了他所唤的,喵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 而这一声将真道拉回了现实。是太想念他了吗,如此不稳重,太不像自己了。

    “不……还是喊‘neko’吧。”

    猫咪又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 “你是想跟我回家吗?”

    真道蹲下来,轻柔的说着。猫咪走过来,在他腿边蹭了又蹭,讨好似的舔舐着真道的手。此时他完全顾及不到这只猫的皮毛是多么的脏,大概是因为和那个人很相像吧。

    猫咪被带到了家里,真道首先就是给它进行了一次清洗。不像狗和其他猫咪,对洗澡是很抵触的,总想飞也似的逃开,远离水的冲洗。矛盾的是,万物之源就是水。

    “……原来你是白色的啊。”

    这只猫异常的温顺,与流浪完全搭不上边,行为举止之优雅,简直就像有教养的家庭饲养出来的猫咪。想必是迷路或者找不到家了吧,改天问问附近的人家好了。

    用吹风把湿漉漉的毛吹干后,真道拿出了一个鱼罐头,打开放在猫咪面前,而它只是凑近闻闻,丝毫没有食用的意图。它又抬起头看着真道。

    “不吃吗?”叹口气,“真是只挑剔的猫咪呢。”

    当真道在它面前放下用小碟装着的昨天才做的三文鱼寿司时,猫咪毫不犹豫的安静地吃了起来。这之后,真道完全可以确定,这只猫一定是从某户人家走丢的。

    正如它突然而至,又悄悄的离开。像及了某个人。

    窗子开了个小缝,猫咪应该是从窗子跳下离开的,二楼并不算高,可以沿着房檐到达邻近的树梢上,然后回到地面。

    “真道,下午工作完我们去喝酒吧。”花森一把勾住真道,笑着说。

    “好啊,不过你酒量那么不好小心又喝醉了。”真道打趣道。

    被调侃了意外的觉得不好意思,花森反驳:“这次我不会醉的啦!”

    “是是。”

    ——结果,花森还是一如既往的喝醉了。

    对于这种琐事已成为了他的日常,熟路轻车地打开门,把人安置好,确定一切没有问题后,才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 夏季的夜晚总是让人感到舒适,凉风轻吹,星子的微弱光芒给黑夜增添了银色的光彩,不再那么黑暗,也不显得孤单寂寞。脱掉简直要让人窒息的西服,因为工作需要,即使是在炎热的盛夏,也得耐得住热。久而久之便能习惯,但无论如何还是卸下束缚要轻松的多。

    “扎修尼纳……是你吗?”真道眯了眯眼,怎么能不察觉,对于他,自己是最熟悉不过的了,平和的气息,温驯,乖巧。

    话落,黑影中闪现出了一道影子,然后渐渐清晰明确,白色的披风异常扎眼。

    ——正是他日思慕想的人。

    真道转过身,由于背光,很难看清他脸上的表情,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干涩难以发声,良久,他开口:“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呢?”

    对面的人欲言又止,本是平静的表情闪过一抹惊慌,然后又归于平静,“我只是看看就好,不想打扰真道的生活,”

    “而且,我们的归属本来就不一样。”

    暗红眼眸中的情感转瞬即逝。

    那是哀伤的,难过的情感,宛如小心翼翼的兔子。

    真道皱了皱眉,扎修尼纳已经懂得了人类的情感,但这种情感并不是他想看到的。不堪一击,让人心碎,好似针扎。

    不管是论维度还是论思想,他们不是早已分歧了么?两个本来就不相干的人,停留的过久,恐怕只会带来痛苦吧。

    “你是自由的,从一开始就是这样,我们也没理由束缚彼此,但是,”

    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 真道笑着说,眼角盛着笑意,和着那抹嫣红,眼底尽显温柔。至始至终,他都放不下他,不论身份,不论维度。

    扎修尼纳怔怔地看着他,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面对这个未知的世界,好奇的睁大了双眸。

    “但是,我……”

    “怎么一副要哭了的表情。”真道无奈道。

    不知何时扎修尼纳的双眸变得湿润,蒙上了一层水雾,当再也堆积不下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 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 他以为自己已经懂得了人类的情感,能够理解“难受”“伤心”的意义,但是,这是什么呢,为什么会有眼泪流下来?

    真道走近,一把拥住他,厚实的怀抱让人感到安心。

    “这是因伤心流下的眼泪。”

 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  像哄孩子一样,真道拍拍他的背,以示安慰。

    “扎修尼纳,我很高兴,”

    “没想到你还能再次回来,说实话,没有你在的日子真不习惯。异方也好共识不同也罢,你仍然是我认识的那个扎修尼纳。”

    怀里的人的肩膀不住的颤抖,几乎是哭喊着,“我之前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你,看到你倒在血中我很难受,又害怕,即使有千千万万个真道的复制品,但都不是那个能理解我的真道。没有真道,我很寂寞啊。好像看到了曾经在kado中孤身一人的自己。”

    “扎修尼纳。”

    真道唤着他的名字,对方不肯抬头,只是把头偏向一边。

    “扎修尼纳。”

    他又唤了一次,这次双手捧着他的脸,强迫他抬头看向自己。在他暗红的双眸中,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,仿佛看见了未来。

    “你不必自责,你看我现在不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吗?所以,不必自责,你也不必感到寂寞,我一直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 蜻蜓点水般在他唇间印下一吻,又用手抹去了他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 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 像个孩子般的放声大哭,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扎修尼纳,真切而又惹人怜爱。

    “喂……不是说好了不哭吗?”

    “呜哇……”

    除了醉酒的花森是个麻烦外,这也好像挺让人头疼的?说起来,那只猫咪也一定回到了家吧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   

撒糖,治愈一下看了第十话的心情

超不爽啊!!!为什么要亲啊nina都快哭了!

然后……不会画亲亲(苍蝇搓手.jpg)

他们有那——么好(比划)

BGM:Diamonds不管是番里的背景,还是真莫表达爱意的方式,都超适合这首歌的!他们那——么好,那——么可爱!!!强行安利woc最讨厌取名了这纯属瞎扯

【正确的KADO】【abo】殊途同归(1)

●ooc有

●肉有估计在后面出没

●这话质量low爆再也不用电脑码了

●食用愉快


血光冲天,视野遍及之处一片荒芜,前线激烈的交战声响彻天际。这场打了数月之久的仗,眼看其他星系的国家前来支援联邦,帝国明显处于下风,战线随时有崩溃的可能。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前线又有一批敌人到来,战力明显强于先前的。请下达指令。”

 

“我们硬上以少敌众可能性是很少的,只能尽量拖延时间,等待支援。”真道皱眉,盯着光屏陷入了沉思。

 

“那么指令是……?”

 

“将剩余战士分组前往前线,以拖延时间为目的,伤亡降低到最小。”

 

“是!”准尉行了军礼,便匆匆离去了。

 

“真道。”

 

真道偏头,看向身旁的扎修尼纳。

 

“让我去,强劲的敌人需要强劲的对手,我会拖住他们的。”

 

“不行,前线相当危险,你如何保证在拖延时间的情况下全身而退,”真道顿了顿。

 

“何况这次敌人实力不容小觑,我们所处星系以外的国家实力未知,行动需谨慎。”

 

扎修尼纳欲言又止,眼中光芒闪烁不定。真道又将注意转向了光屏,进行数据分析和策略拟定。

 

“我明白了。”深吸口气,背后透着坚定的气息。

 

舱门打开,又关上。半晌,真道猛地抬头,眼中闪过一抹惊慌。

 

打开传呼器,“紧急命令!严禁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中将进入机库!严禁放行!”

 

对方传来答复:“但是……真道幸路朗上将,在您发出紧急通告前,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中将已驾KADO离开……”

 

“该死!”挂断了传呼器,真道的怒气久久不能消去。职守在身,他没有任何理由在这非常时期丢下舰队不管。一边是关乎好友性命,一边关乎帝国安危,但无论是谁都会选择后者。

 

前线炮火仍未停歇,不断有战士伤亡,敌方也好,己方也罢,不断地战斗,没有终止。

 

千钧一发之际,扎修尼纳驾着名为KADO的机甲赶到了前线,手持光刃,为奋力还击战士挡住了一击。闪躲,跳跃,有着优秀驾驶机甲能力的扎修尼纳稍微扭转了一下局势,但还是远远不够,所属联邦的驾驶机甲的战士能力不是白给的,双方僵持着,暂时达到了拖延时间的目的。

 

前线处天空出现了几艘舰艇,数驾机甲俯冲而下,侧身躲过一击光刃的扎修尼纳瞥了眼面前的光屏。

 

形势不妙啊。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紧急情况,前线敌人增援!”

 

“立即将他们召回!”

 

驾驶舱内,扎修尼纳闻令,皱了皱眉,切断了传呼器,无论那头的人怎样嘶吼,他都听不见了。驾驶舱内一片寂静,操作盘上的按键闪着微弱的光,又一处爆炸的火红光亮将KADO染得血红,如怒放红莲。

 

这下,可以好好地战斗了。

 

“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!”

 

前线崩溃,伤亡惨重,无一人沿途归回主舰。生还者,被押回联邦军部作为战俘叩问。

 

星历3014年,帝国与联邦进行了时长数月的交战,加之其他星系支援联邦,帝国大败,战士伤亡惨重,部分地区被占领,军力被急剧消减,新帝登基,内外动荡不堪。

 

“陛下,恕我直言,即使伤亡惨重,您也应下令将本次战争的战俘讨回。”真道笔挺地站着,一如上层贵族。

 

“不过是战俘而已,无需耗费多余的精力在他们身上。”新帝不以为意,真道听了皱了皱眉。

 

“但是陛下,这其中有许多优秀的将士,如果对他们置之不理,对我国军部来说也是一大损失。”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请看清你的身份!”

 

“万分抱歉,陛下。”

 

真道退了出去,心情沉重。转头望向东面,是太阳升起的地方,也是希望陨落之处。


团团利利欢迎回家✨
粑粑的惊喜真是太惊喜了
这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

尘归尘,土归土。再见,死傲娇。
谢谢有你的十年。
不是宠物,而是家人般的存在。
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QAQ
愿你一路安好。
下辈子做一只快乐的龟龟。
最后握一下爪QWQ

让我哭死算了QAQQAQ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