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如起个磨刀石的作用,能使钢刀锋利,虽然它自己切不动什么。

鹙蚀/鸟虫/Erosion 称呼随意
轰出/爆常/锤基/sk/贱虫/双龙组/芥敦/社乱 不逆不拆
目前主原创
喜欢脑内产粮,梦想是咸鱼翻身

【正确的KADO】【abo】殊途同归(3)【退坑】

●cp真道×扎修尼纳

●复健进行中

●食用愉快

●进度好慢啊我想发车

●开头引自《圣经》

“他的手中有河流和高山,”

 

“他的手中有汪洋和大海,”

 

“他的手中有你,他的手中有我,”

 

“他的手中有全世界。”

 

扎修尼纳无力地睁开眼,视野被猩红的血液覆盖,有些凝固了像晨曦之霜,盖在皮肤上。

 

“你在小声念些什么?”

 

接手联邦将军叩问任务的守卫粗暴的拎起他的头,吼道。

 

正准备一拳挥下去,被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打断了,守卫回头,收回了即将挥下去的拳头。

 

“奈恩少将。”

 

“审问可不是一味的使用武力得到什么,让我来和他好好谈谈。”

 

“是。”守卫退了下去。

 

“我们开始吧,扎修尼纳中将。”

 

那位少将踱步到他面前,蹲下,支起手看着他说道。

 

皇帝会议厅内。

 

“真道!”

 

“啊,花森。”

 

真道转过头,应了一声。看着好友快速跑过来,不免有些疑惑。

 

“真道,你真的就任由新帝肆意修改章法和政策吗?”

 

准尉花森说时还不忘四周环顾一下,降低了声调。毕竟在这个非常时期,政局不稳定,看似忠诚志向坚定的军官,没有确凿的理由能肯定他是否会因一点利益而露出阿谀奉承的嘴脸。

 

“边走边说。”

 

“虽然这种行为与帝国长久以来所秉持的理念有些相悖,况且新帝并不信任像我们这样的人,说了也是白搭,花森,你能看出有多少人与你的疑问是相似的吗?”

 

花森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 

“答案当然是有,但非常少。即使谏言,又有多少人支持,他们都想取悦新帝以谋得在今后帝国中臣子的地位。”

 

轮番的回答让花森一时语塞,毫无之前的强势。

 

“晚上的晚宴记得参加。”

 

真道笑笑,拍了下他的肩膀,出了议厅。

 

隔绝天日的审讯室筑于地下,只有昏暗的橘色灯光穿越墙中开的巴掌大的洞口,有限的在被墙隔绝的空间活动。这之上的世界发生的事,他一概不知,甚至无从得知自被俘来过了多久,时钟表盘上的指针又划过了多少圈。

 

他感觉自己掉入了时间的缝隙里。

 

在黑暗中行走。

 

——“我赋予你自由的权力,而你,将为我效力,抹杀掉帝国的得力干将。”

 

——“你将会慢慢看到,你们的帝国之君犯下的错是多么愚蠢。”

 

太阳慢慢下沉,到地平线之处,余辉染得天空片云金黄,苍穹之下,热闹不减。

 

旁晚时分,还未到请函所述的时间,就有不少人陆陆续续地抵达了宴会地点。被邀请之人多为贵族,一些上流社会的人。少数为功绩卓越的军事大臣,除此之外,一些联邦要事人员也会到来。

 

真道赶在晚宴开始前抵达了皇宫,花森抱怨,工作大忙人。一旁的夏目笑呵呵的看着,还不忘替真道解围。浅野无奈地摇摇头,转头取了三杯威士忌,还有一杯果汁。

 

“为什么你们都是酒?!只有我是果汁?”

 

“因为你会醉。”

 

三人异口同声。

 

明眼人也看得出来,宴会不只是娱乐庆祝那么简单,新帝想借此宣扬国威,稳定与联邦的关系,并巩固政权,在宴会的基础上,拉拢一些家族势力,扩大自己的权利范围。

 

六点整,宴会准时开始,联邦的一些人也到达。新帝进行了一阵发言后,宴会继续有序的进行。

 

联邦的将士们稳步走来,新帝示意真道,他颔首,放下了酒杯。

 

“感谢陛下邀请我们来参加宴会,实属荣幸。”为首的一名将军欠身,十分官方地说道。

 

“各位能来赴宴,我应该感谢你们才是。”新帝也毫不骄傲,谦逊道。

 

身为帝国上将,真道此时在新帝身边,只是聆听他们谈话,并在新帝示意下客观的回答。

 

聆听的当,真道扫视对面来自联邦的将士们,一抹熟悉的白映入眼帘。

 

——是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。

 

他站在将士们的后面,表情漠然,从头至尾,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。嘴角隐约还有新生的伤口,以及,他嗅到了一丝Omega信息素的味道,但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了。

 

也许是目光停留的时间过长,对方抬眼,暗红的眼眸,毫无波澜,像一潭不再流动的死水,毫无活力。真道嘴角隐隐的笑意印在那双眸里,也毫无让其泛起涟漪的意图。

 

笑意僵硬,然后渐渐消失,真道抿抿嘴角,内心百感交集。

 

新帝注意到了他的分心,提醒道:“真道幸路朗上将。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“联邦将交还帝国的战俘,相关事宜,你与其他将军负责解决。”

 

“是,陛下。”

 

真道点头答应,又看了对面的扎修尼纳一眼。

©鹙蚀努力画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