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ison鹙蚀

cn鹙蚀 本命团兵 近期主吃贱虫

叶蓝/瑟莱/Pinto/Spirk/盾冬/鲨美/锤基/EC/狼队等
不定期删博
新浪@鹙蚀没有抖森的发际线高
欢迎来玩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 

【Spirk】I'm still here(上)

Rating:G

 

Summary:McCoy身兼宠物店店主和兽医,全员动物化,Jim将展开怎样的探(zuo)险(si)之旅呢?

 

Warning:ooc,日常磕糖,少量Chulu

 

“嘿,Jimboy,不要乱跑!”

 

忙着给笼子上锁的中年男人余光瞥到原本被他命令待在一旁的Jim摇摇尾巴踏着小步走开了,而且喊了几次后完全没有回应,Damn it!他已经够忙的了!

 

 

McCoy兼宠物店店主及兽医,前一段时间又赶上了店里狗狗生产,而助手又刚好因事请假,他一个人忙得手忙脚乱,在两边来回辗转。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一对金毛犬Pike夫妇顺利产下一窝金毛宝宝,一共三只。看着三只宝宝依偎在刚经历生产的狗妈妈身边,还没睁开眼,软绵绵的,McCoy心里一片柔软。

 

但是——

 

除了叫Jim的那只以外,其余金毛宝宝都很乖!注意,McCoy用了“都”这个词。

 

一个月大的狗宝宝应该是在温暖的小窝中度过,吃饱了后短暂的嬉戏,然后饱饱的睡一觉,和兄弟姐妹们挨在一起,听着妈妈的心跳声安稳的入睡。

 

可Jim呢?

 

他一个月大时就经常趁McCoy不注意壮着胆子借弟弟的背一踩越过了小窝,然后一骨碌在地上翻滚几圈才停下来,全然不顾宠物店里其他动物的目光,尽情去探索他的世界。

 

然而这探索一旦开始就是无止境的,比如现在,McCoy忙活完起身,之前喊了几声“Jim”没有回应,现在再环顾一周连他的影都没有了。

 

“那该死的小混蛋又到哪去了?!”

 

没人回答他,只有猫狗混杂的声音,有些狗连眼都懒得抬,继续趴着休息。

 

McCoy理了理衣服,打算不管耐不住性子不愿安静待着的Jim,反正总会回来的,也许是被Pike一口叼住拎回来,或者是被其他的大狗顺便带回来。

 

不过更有可能是被叫“Spock”的德国牧羊犬带回来。

 

说到Spock,那真是一条奇怪的狗。

 

那家伙平时总是安静的趴在窝里,偶尔在店里或位于宠物店后面的花园走动,其余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冥想,McCoy知道用这个词形容一条狗不太恰当,可它的确像在这么做。即使蹲坐着,背也挺得笔直,耳朵偶尔因接收到其他声音后摆动,或者趴着,焦糖色的眼睛盯着周围的一举一动。

 

起初McCoy以为他病了,但检查后发现各项指标都正常的不像话,顺便一提,他还非常强壮。被强制按在宠物床上检查的Spock感受到束缚自己的手松开以后,他毫不犹豫的跳下了床,小跑起来,消失在走廊。McCoy耸耸肩,看来那家伙天性就那样,真是只独特的德国牧羊犬。

 

说来也奇怪,只有Jim那小混蛋能如此接近Spock了。

 

“嘿!”

 

从栅栏的小洞钻过来的Jim摇晃着圆滚滚的身体,在正闭着眼晒太阳的Spock面前停下,摆动着小巧的尾巴,向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

Spock没睁眼,但左耳小幅度的摆动出卖了他。

 

他听到了。

 

“嘿!尖耳朵!”

 

见没有回应,等了十几秒的Jim耐不住性子,又向前踏了几步,用肉乎乎的爪子碰了碰他。仍然没有回应,幼犬发出了哼哼唧唧的鼻音,显得十分委屈,Pike没有用这种反应对过他,妈妈也是,还有弟弟们,还有嘴上总是说他小混蛋的McCoy。

 

“我与你并不相识,你这般举动有些不合礼仪。”

 

Spock睁开了眼,立起身子,不喜欢与其他狗近距离接触的他拉开了与Jim的距离,同时也因为动作太突然,刚刚两只爪子还搭在明显比他大的爪子上的Jim被吓得向后倒去。Spock没有太大反应,眼睛毫无波澜的看着Jim灰扑扑的翻了个身爬起来。

 

“可是我在和你打招呼呀,你看,我们现在不就认识了?”

 

Jim骄傲的扬起他的小头颅,身后尾巴欢快的摇动着,声音显得十分奶气。

 

Spock沉默了一会,才开口说道:“我对认识的理解是建立在双方相互了解的基础上,我否认我们认识。另外,一个月大的幼犬远离母亲独自外出,实在不合逻辑。”

 

仰头看着Spock的小狗看起来沮丧极了,尾巴摆动的频率也渐渐慢了下来,他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这么说,还有他嘴里说的逻辑,他都不懂,Jim只知道,Spock似乎不想和他做朋友。

 

“可是我很安全啊!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,一个月大怎么了?我可以保证自己不出意外。”

 

Jim急的甚至从蹲坐的姿势站了起来,想往前走,却又停了下来,又倒回去转了个圈。小狗想把自己要说的东西表达清楚,而且是在面前这个满口逻辑的家伙面前说清楚,但他觉得不太现实,要是Pike在就好了,McCoy如果能听懂他的话就好了,随便一个,Jim觉得都能帮上他的忙。

 

“根据一般情况统计,75%的幼犬在这个阶段属于懵懂状态,这种状态将持续到成年。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对自己的话负责。简单来说,就是你最好回到温暖小窝那种有安全保障地方待着比较好,即使这里是宠物店的后花园。”

 

然后呢,然后Spock那家伙步子优雅的迈开腿出了后花园,留下Jim在那又急又气的哼唧大嚎。

 

“逻辑怪!我是属于25%里的!我才不想和你做朋……”

 

后颈忽然被拎起打断了Jim的大嚎。他话还没说完呢,他现在只想挣脱然后对前方不理睬的Spock把话说完。

 

“小混蛋,安分点!一不留神你就又偷跑出来了,小心我下次给你扎针!”

 

闻言,还在乱蹬空气的Jim立即安静下来,发出了委屈的鼻音,他舔舔湿漉漉的鼻头,扭过头看着McCoy。自从在Jim有记忆开始,他就非常害怕McCoy扎针。第二次他是被逼到墙角强行接受了一针。Jim非常非常讨厌McCoy拿着针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样子,无奈他还是店主兼医生,Pike以前也安慰过Jim,只是扎针而已,没什么可怕的,而且它能让身体变得健康。

 

可是Jim呢,仍然害怕扎针。

 

 

  26 2
评论(2)
热度(26)

© poison鹙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