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ison鹙蚀

cn鹙蚀 本命团兵 近期主吃贱虫

叶蓝/瑟莱/Pinto/Spirk/盾冬/鲨美/锤基/EC/狼队等
不定期删博
新浪@鹙蚀没有抖森的发际线高
欢迎来玩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 

【峯秀】微光(1)

试着码了点,学秀暂时性失明设定

更新的新一话简直棒学秀帅我一脸ԅ(¯ㅂ¯ԅ),理事长壁咚干得好!

粮食严重不足自力更生_(:з」∠)_ 

    冰冷。

    绝望。

    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慢慢流失殆尽,体温变得冰冷,呼吸好困难。

    是要死了么?

    学秀想到。

    看来我无法成为一位领导者了,父亲,无法将您套上圈套圈养起来了呢。

    意识模糊的学秀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回荡,听到推着担架的人们说着“联系病人家属!”、“准备输血!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 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医院。

    冰冷的走廊,没有父亲在身侧,只有自己孤身一人。

    护士匆忙的跑过来,说:“血库A型血不足,从其他医院调过来最近的都要一个小时,病人恐怕撑不到那时。”

    “家属呢?还没联系到吗?!”

    人命关天,学秀现在情况非常糟糕,不立即进行手术恐怕会有生命危险。加之血库血液不足,在手术之前首先得保证病人输血正常。

    近十多分钟过去了,一位身着西装发丝凌乱的男人奔了过来,气喘吁吁。

    “我是这位孩子的父亲。”

    “目前血库血液不足,病人急需输血,请问您的血型是?”

    “A型。”

    “先生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 浅野学峯点头,跟医生进了输血室。走时回头看了看在担架上躺着的面色苍白的浅野学秀,脸上的氧气罩上随着微弱呼吸而显出白色的雾气。身上全是伤,像一具破碎的玩偶,即使是这样,学秀的眉宇间也昭示着他不服输的领导者的姿态。

    四个小时过去了,像流逝了一个世纪,手术中的标牌灯暗下,宣告着手术的结束。

    浅野学峯站起,等待手术结果。几位医生和护士将浅野学秀推了出来,主刀医生摘下口罩,说:“手术进行很成功,患者身上多处骨折,都已处理好,需静养。另外就是患者的颅内轻微积血,压迫到视神经,导致患者暂时性失明,会持续数个月。”

    “好的我知道了,非常感谢您挽救了我儿子的生命。”
    浅野学峯伸出右手,与对方紧握,表示深切的感谢。随后学秀被护士们推入了病房。

    房内一尘不染,只是满目的苍白,过于纯洁,让人心生出不安感。学秀被安置好后,护士又再次检查了点滴是否输入顺畅,氧气机是否供氧正常后才离去。

    浅野学峯搬了张椅子,坐在床边,看护着学秀。现在早已子夜时分,病床前的点点微光轻柔的打在学秀恩脸上,手术时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,人儿安心的熟睡着,微弱的呼吸,胸膛平稳的起伏着。

    浅野学峯垂眸看着学秀,观察着他那微微颤抖的纤长睫毛,无暇细腻的肌肤。轻抚他的脸颊,避免不去触碰到伤口。

    明明只要轻动手指,虚弱不堪的他便能在他手下如蝼蚁一般地简单死去。

    真是狼狈啊。

    浅野学峯轻笑,手指上移,描绘着学秀微皱的秀眉。和他相似的眉宇,紧闭的眼皮下,是有着和自己相同的锋利眼神,幽紫的眸子,透露着逼人的寒意。

    不过他只能是他的,永远被禁锢在他的掌下。

   “浅野学秀,选择被我圈养吧。”浅野学峯轻声说道,并执起学秀输着点滴的手,在手背上轻轻献下一吻。

TBC

  37
评论
热度(37)

© poison鹙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