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如起个磨刀石的作用,能使钢刀锋利,虽然它自己切不动什么。

鹙蚀/鸟虫/Erosion 称呼随意
轰出/爆常/锤基/sk/贱虫/双龙组/芥敦/社乱 不逆不拆
目前主原创
最近沉迷天狼
喜欢脑内产粮,梦想是咸鱼翻身

Я люблю тебя

   *背景在大赛后
   * ooc,我也不造我在写啥
   *一颗糖,短打,弥补11话被虐的心

    大赛结束后,胜生勇利引退,维克托也因此辞去了教练的职位。这两个消息接踵而来,仿佛是个直球给媒体和迷妹们来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 惊讶完了之后,这些消息便如烟雨不做多的停留消散而去,媒体们见识多了,这种事不过是家常便饭,然后他们又会循着风声去挖掘报道新的新闻。

    而迷妹们么?当然是在哀嚎“啊啊啊不不不维勇回来啊啊我们的粮又要断了。”(咸鱼jpg.)

    冰面上,从此没有名为胜生勇利的选手,也没有在场外温柔注视他的名为维克托的教练。随着冰面上冰痕的淡去,多的而是维克托和胜生勇利这对恋人。

    “在笑什么呢,勇利~”维克托侧过头,看见身旁比自己矮上半个头的人脸上挂着笑意,傻傻的,正如初见。

    “没,没什么!”勇利急忙回道,暗惊自己隐藏不好被维克托这么轻易地看到了。

    不管多少次,勇利都那么容易脸红,仅仅是因为身旁这个俄罗斯男人的调笑。

    真是可爱。

    维克托抿嘴微笑,眼角微弯,湛蓝的眸子里波光粼粼,在夜的点缀下显得更加柔和。

    “勇利,”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 “ Я люблю тебя(我爱你). ”

    勇利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维克托一把拥住,两人紧拥的身体,让户外寒冷的空气无法趁虚而入。无比温暖。

    “维、维克托!这是在街上,放开我啦。”

    勇利的脸更是红上加红,像极了熟透的大虾。而抱着自己的人头颅只是摇了摇,稚气极了,像得到礼物不愿松手的孩子。

    许久才松开。

    因为胜生勇利,维克托懂得了Love和Life,涣然新生。

    “去哪里好呢?勇利想看俄罗斯的夜景吗?”

    不待回答,他牵上勇利的手,向前走去,十指相扣,象征着护身符的戒指在鹅黄色路灯的照耀下显得熤熤发光。

   

   

©鹙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