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ison鹙蚀

cn鹙蚀 本命团兵 近期主吃贱虫

叶蓝/瑟莱/Pinto/Spirk/盾冬/鲨美/锤基/EC/狼队等
不定期删博
新浪@鹙蚀没有抖森的发际线高
欢迎来玩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 

【正确的KADO】微醺

●cp真道x扎修尼纳

●二模前的脑洞

●短篇

●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●食用愉快


    “真道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 “一会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 两人穿梭在繁华的街道中,人群熙熙攘攘,即使天色已晚,热闹也依然不减。

    从kado中出来,倒是容易,但要在不被认出的情况下在人群中行走自如,还得谨慎才行,毕竟在电视上早已多次直播报道过相关事件,扎修尼纳显眼的异方人样子深刻烙在人们脑海中,难以保证在伪装下不被辨出。不过——

    至少他们不出意外的抵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 真道摘下连帽衫的帽子,扎修尼纳也跟着对方动作将头上黑色的鸭舌帽摘了下来。真道便装出行,一反平常的正装,旁边的人,自然是穿着他的衣服,衬衫套在他略显削瘦的身上不免有些偏大。

    俗话说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这是除与好友常去的隐藏在静僻街巷的另一个酒馆,一次偶然的光顾,真道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环境安静,老板热情诚朴。工作不顺亦或是生活烦恼,真道常会来这喝上几杯,刚热好的烧酒,入口进胃,暖意十足。酒馆虽小,生意却不错。

    “秘密……树屋?”

    扎修尼纳抬头看着酒馆名,好奇的念了出来。

    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 真道拉上对方的手,走进酒馆。里面暖黄的光溢出,给人一种平和之感。

    老板抬头,一看是常客,便笑道:“赶快坐下吧,今天难得,带朋友来了?”

    “嗯,”真道抱以微笑,“老板,还是照例,这次双人份。”

    “好嘞。”

    寒暄完后,二人坐了下来。

    扎修尼纳乖巧的坐着,两手放于膝盖上,环顾着店内形形色色的人们,或大笑,或轻言细语,或不语酌酒。引的他暗红双眸好奇的瞪大,宛如新生于世对外界有着强烈探知欲望的婴儿。

    好笑的看着身旁人的反应,在他环顾的当,真道已经折好了一个千纸鹤,放在扎修尼纳面前。

    对方拿起置于掌心,看着他:“真道,我们来这里也是学习的目的之一吗?”

    “算是吧,”

    “人与人之间的交谈,相处方式,也是你需要学习的。”

    顺便,带你来喝几杯。

    这话真道当然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 酒上来了,伴随的还有两盘青花鱼,以及添酒用的瓷壶。真道将温热的酒推至扎修尼纳面前,“尝尝看。”

    小心的拿起杯子,酒散出淡淡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小喝一口,扎修尼纳还咂咂嘴,品着人类世界他们独衷的饮品——酒。

    “喝的惯吗?”

    “嗯……感觉嗓子微辣。”

    “习惯就好了,毕竟也是第一次喝。”

   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们以后还会光顾。

    暖光的灯光映射在店内每个人的身上,抹去了白天所带的负面情绪亦或是戾气。酒馆之所以取“秘密树屋”这个名字,是因为店内的传统,顾客在这里谈心,倾吐真言,踏出酒馆,就要忘却刚才发生的一切。而酒馆,堪称“树洞”,接纳了许多人们的过往。

    酒倒了一杯又一杯,他们也谈了许多许多,无关人类,无关世界。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流。

    扎修尼纳几杯下来,已微醺,本是白净的脸上因此更容易显出淡淡微红。和真道比起来,他明显处于下风,对方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无论是事务应付,还是与好友畅饮,都练就了他几杯不醉的本领。

    仰头,喉结滚动,酒尽,杯落,宣告着今晚的饮酒之行的结束。现在,真道才感到微醺,看看坐在自己身旁的人,醉的更厉害,头一点一点的,却不断的调整姿势试图坐直。

    简直——

    无比的可爱。

    心中蹦出这句话时真道被吓了一跳,把它归功于喝酒的头上。

    店内的顾客已陆续散去,时间已不早,真道结了帐,与老板道了别,便拉着扎修尼纳离开了酒馆。

    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了真道身上。对方任劳任怨担起了这个任务。毕竟是自己带他来的,没想到异方人也会醉酒。

    想到这里,真道轻笑。

    “今晚就先去我家吧,路程不远,你这状态完全不适合回到KADO中啊”

    感到肩膀有物体轻摇,扎修尼纳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真是,那么容易醉,下次就不带你来了。”

    谁知这句扎修尼纳倒听了进去,反驳道:“下次……少喝点……就好……了……和真道待在一起……很开心。”

    青年双眸睁大,在月光的映衬下,棱角也显得更为柔和。

    一路顺着小道走下去,终于到了家,关上房门,还得先安置好对方。真道拿来了毛巾,擦擦对方的脸,浓郁的酒气让他反思下次到底该不该再带他去。

    微醺的面容,不如以往的冰冷,眉宇间的冷冽因此被磨平了不少,稍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,真道看的正呆。面前人冷不防的伸出手,勾在他脖子上,阵阵酒气飘散过来。

    “别乱动啊,给你擦完就可以休息了。”

    “唔……”

    “真道。”

     就着这个姿势继续给他擦拭。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 扎修尼纳的脸在他面前放大,待真道意识过来后,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——

    他们在接吻。

    扎修尼纳微醺的炽热呼吸拍打在他脸上,像猫爪挠着心口,痒痒难耐,略显冰凉的唇,触碰到时意外的让人感到安心。扎修尼纳吻技生涩,很快主动权到了真道手中。

    那是一种比刚才更为激烈的吻,彼此的呼吸不断加深,唇舌交吻,扎修尼纳搭在真道脸肩上的手不禁抓紧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 一吻终了,扎修尼纳大口大口的喘气,待平复些后,才道:“这是我在酒馆看到的人们表达爱意的方式。”

    闻言,真道怔了怔,随即转为意味深长的微笑,眼角的嫣红也随着动作弯曲。

    “想知道我表达爱意的方式吗?”

    “如果这也是学习的话。”

    “乐意至极。”

    打在墙上的二人的影子慢慢倾倒,夜漫漫。

    他们的故事,也不会划下终止符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 136 14
评论(14)
热度(136)

© poison鹙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