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ison鹙蚀

cn鹙蚀 本命团兵 近期主吃贱虫

叶蓝/瑟莱/Pinto/Spirk/盾冬/鲨美/锤基/EC/狼队等
不定期删博
新浪@鹙蚀没有抖森的发际线高
欢迎来玩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 

【峯秀】微光(2)

学秀暂时性失明设定_(:з」∠)_

我在写些啥我都不造

总之就是粮食不足自力更生

峯秀党都被炸出来吧|ω・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两天后,浅野学秀醒了过来。

    毫无征兆的,正如他那强势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,突然的倒下,又对生有无比执念的毅力,苟且从死神手中逃脱。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 浅野学峯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感。不动声色的翻阅着手中的报纸,将浅野学秀醒来一事置之脑后。

    显然浅野学秀对现况一无所知,睁眼不是预料中满目的白,而是空洞无比的黑。

    是没开灯么?

    还在状况外的人不安的转动着头颅,试图探求着光,哪怕是一丝微光也好。头颅和枕头之间布料的摩擦,不大不小的声音发出。浅野学峯指尖一动,浏览着下一个版面。纸张清脆翻动的声音突兀响起,惊动了浅野学秀。

    这个房间除了他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 “是谁?”

    由于对现状一无所知,视野漆黑的浅野学秀惊的一僵,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咪,全身都紧绷了起来。他甚至试图坐起来,手肘撑着床,过于的警惕,忘记了自己多处骨折而应理应承受的疼痛。

    一副强者的姿态。

    不过在浅野学峯看来,过于弱小,不堪一击,只配在他手下圈养,苟延残喘。

    忽略浅野学秀的质问,浅野学峯放下了报纸,抬眼说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 “居然不带礼貌用语这样和父亲讲话,浅野君。”似笑非笑,在浅野学秀看来尽是嘲讽。

    浅野学秀习以为常,不过这种口气听了自己心里还是无比的窝火,同样没有理睬浅野学峯,鼻音哼了哼,“父亲请问现在的时间是多久了?”

    “下午两点零五分。”

    “关灯的吗?”

    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 听到这般回答,浅野学秀心里仿佛有数了一样,但却焦虑无比。既然又是白天又没关灯,可自己视野却如那万丈深渊,满目漆黑,无一丝微光泄露。隔绝了阳光,隔绝了白昼,简直就像与这个世界分离开来,自己被关在狭小密闭的黑暗空间中,自己一切感官都安好,唯独视觉,像不运转机器,生了锈,失去了功能,被废弃的摆放在一边。

    我失明了?

    浅野学秀这一结论活愣愣的吓到了自己,眼下这种情况,不和结论相符还能是什么呢?

    浅野学峯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,说:“需要我把现在的状况告诉你吗,浅野君?”

    “恩。”浅野学秀点点头,他心里大概有了数。

    “发生车祸后,你动了手术,身上多处骨折……”浅野学峯顿了顿,将手肘搁置在椅子的扶手上,托着腮,“颅内有瘀血,压迫了视神经,暂时性失明。”

    浅野学峯轻描淡写的告知浅野学秀情况,仿佛事不关己。简短的几句话,覆盖了当时如此糟糕的情况,像海面上的浓雾,遮掩了混浊不清后咆哮的巨浪,野兽般的鸣叫,震耳欲聋的惊涛骇浪,都被完美的伪装了过去。

    “那什么时候会恢复正常?”

    “嘛,谁知道呢。”句末浅野学峯的鼻音中吐息着笑意,看着病床上的浅野学秀,双手绞着覆在身上的薄被,幽紫色的眸子无法对焦的看着自己。
   

    “…… ……”一刹那双方都静默了下来,只剩挂在墙上的时钟在滴滴答答的划过表盘。钟内每个零件都在运作,不停歇,齿轮往复转动,带走点滴零星的时间。它不会停止运行,也不会感到静默的焦躁。机械始终是机械。

    自己的视力能否恢复正常浅野学秀不得而知,“谁知道呢——”,在浅野学秀心中投下一个炸弹。平静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,一圈一圈的,无限延展,没有尽头,也许碰到了壁,又冲向原处,激荡起更多的波纹,无止休的。

    浅野学秀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像石头堵住了一样,比起身体上的疼痛,这种更让人难以忍受。皮肉破绽了,血流不止,这些忍忍就好,而心里的痛,并不能像皮外伤那样,用麻醉剂,止痛剂注射了就好。
   

    床上的人垂眸,将被子一扯,身体下缩,便躺了下去,背对着浅野学峯,仿佛在赌气一样。身上伤口的疼痛和着内心的堵塞这时同时扑向了自己,它们狡猾的像烈日下沙漠的强风,扑头而来,自己无处可逃,只有顺承的份。

    这样子,就像幼兽一样软弱,为了不被伤害,在角落蜷缩成一团,用狂躁和嘶吼来伪装自己,扑在墙上的影子嘲讽的看着那虚伪的自己。

    “这么落寞吗浅野君?”浅野学峯轻笑,伸手抚上背对着自己的人的头颅,刚接触到时轻微的战栗了一下。

    对方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认。任由那只温暖宽厚的大手在自己头上轻抚出卖了他,幼兽无法抗拒在自己软弱无能时被施予的温暖。

TBC
   

  44 3
评论(3)
热度(44)

© poison鹙蚀 | Powered by LOFTER